是小酷崽呀

【赴山海】携手共渡,再开新局

 

景行、娇娇:

 

        展信舒颜,见字如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书信何时能穿越山海,送至你二人手上。听闻二位婚期将至,特写此信,前来庆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路见证二位从相识到相知,自前世红绳命定,情系三生。于千山茶客笔下,于马正阳老师、笑鱼姐姐口中,认得二位,并跟随二位行至此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广文堂外的今生初见,开启了二位今世的缘分。时常会感叹,究竟是怎样的缘分,能有三世纠葛,最后携手相伴。原来,前世的娇娇酒后赠予的红绳,让面前的少年寻了三世。前世他为你覆了这皇权,可惜你未看到,那就今生再来一次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谢小侯爷果然,还是记忆中的慷慨决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借苏明朗之口点醒苏家之后,才是你二人的正式交锋。从此姻缘相伴,事事都有了关联。不可一世的小侯爷翻窗会佳人,心志坚定的沈娇娇洗手做糕点。同样的杀伐果决,同样的聪慧过人,却总是在对方那里破了例。豫亲王府的密室外,放了娇娇一条生路;对于谢景行的多次无礼,也都听之任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很早,你们就已经对彼此心动了吧?

 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你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娇娇有家族要护,有大仇要报,景行亦有皇权要谋。万般筹谋中,你们走得越来越近。那个桀骜不羁的紫衣少年,那个运筹帷幄的妙龄少女,如今要携手共赴大凉了。明齐的棋盘即将尘埃落定,大凉的棋局即将开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娇娇,前路未知,你会怕吗?

 

        我想娇娇不会的。无论明齐或是大凉,娇娇的棋局都是新开一盘的。只是,明齐的棋局里,娇娇知对方痛处,可开生门,破死局。而大凉的棋局,全盘皆是未知。可不同于前世的是,如今,父母兄长皆在,至交好友深交,前行之路,有景行相伴,又有何可惧呢?因他说过,有他在,火不会烧到你身上。你便可信他。可我猜,你不会躲在他的羽翼之下,寻求庇护。你有你的盔甲,你愿自己冲锋陷阵。可他也会护你周全,火若真的要烧到你身上,他自会替你砍出一条退路。所以娇娇,纵前路艰难,或有山海相阻,你也定会拨云见日,看得海棠花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前世种种因,种下今生万般果。惊才绝艳的谢景行得沈皇后醉酒系红绳,举世无双的沈娇娇得谢小侯爷青睐许终生。可如今你二人应该还不知道这些吧?无妨。棋局未定,行至过半,前方如何,还需二位携手共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海棠花开,桃花已落。不知二位的婚书,我何时才能收到。但我想,应该快了吧?明齐大局已定,可未来,你们还有许多可能。有勇有谋的沈五姑娘亦有活泼可爱、温柔坚定的一面,冷静自持的谢小侯爷却也深情专一、一诺必践。你们总会带来许多精彩,让人耳目一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可无论怎样,相信未来的你们都可以看遍风雨月,温酒对山河。管它岁月变迁,世事变幻,你们望向彼此的目光定是温柔深刻,情意绵绵。在山川阅尽、百态尽览之后,你们依旧会执手相看,微笑从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那漫山的海棠花是我恭祝二位的贺礼,枝头的喜鹊是我请来的嘉宾,“三生缘修,一世长情”是我送予二位的誓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景行、娇娇,婚期将订,我在这里静候佳音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份来自远方的新婚祝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壬寅年六月三日



【寄景行】懂你者,一人足矣

 

睿王殿下:

 

        展信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睿王殿下自大凉来明齐已数月有余。思量许久,想写一封书信送予睿王殿下,不知睿王殿下是否愿意一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我知谢景行时,殿下还是桀骜不驯的谢小侯爷。当然,现在也是。只是身份有所不同。我坐在这里,看着小侯爷长于明齐,去往大凉。我见过谢小侯爷翻窗去找沈妙,见过谢小侯爷指点苏家避难,见过谢小侯爷与谢鼎说话寥寥,也见过谢小侯爷一路筹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放心,我无恶意。你只当我是一个看客罢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睿王殿下,是出自千山茶客的笔下,由一位名叫马正阳的老师转述的。那时的谢景行好像真的站在我面前一样。可是,我和睿王殿下的沟通,也只能通过笔墨,诉诸笔端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否有人问过睿王殿下,独自生长在异国他乡,面对明齐的诸多打压,是否会觉得迷茫?只身前往大凉,筹谋权利地位,会否觉得孤寂?

 

        想来是没有人的。就算有人问过,睿王殿下应该也不会承认吧?远离故土,身边无一亲人,前路未知,怎会不觉得迷茫呢?朝堂上的尔虞我诈、明枪暗箭,怎会不让人心生寒意呢?可是睿王殿下,我心中的谢景行,应该会把这些都藏起来吧?冷傲是你的保护色,没有什么会成为你的软肋,所以这些怎会让外人知晓呢?

 

        观真大师说你是破军紫薇,凶龙伏天,以一身之命动全局。这样重要的人物,怎会舍得你受苦呢?所以,月老让你认识了沈娇娇,在她面前,你才能做真正的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不喜欢我这么叫她,那好,我叫她沈五小姐吧,和沣仙当铺的季羽书一样,不叫她娇娇。嗯,也不叫小白虎娇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提到沈五小姐,睿王殿下的面色该是缓和一些了吧?沈五小姐或许是你迷茫时唯一的慰藉吧?

 

        你知晓自己是大凉的人,可你还是会顶撞临安侯,让明齐的人认为谢家父子不睦;还是会杀了谢家两兄弟,让明齐皇帝对一个断后的侯爷放心,也算全了荣信公主和谢家的恩情;还是会教苏明枫如何掩盖锋芒,立于朝堂。你在用你自己的方式保护你在乎的人。可家国面前,总有人会站在你的对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的你,是不是觉得特别孤单呢?可你却说,天下哪儿有不散的筵席。高阳会看出你背影的寂寥,坐在这里的我会察觉出你的落寞。所幸,有一人很懂你,毅然站在你身边,为你据理力争,挡掉你曾视为至亲、至交的指责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红尘滚滚,世人皆不懂你的情义,但沈妙一人足矣。有时,我想穿过书本,透过声音去抱一抱你。但想想还是算了。这种事情就让娇娇代劳吧。啊,不,就让沈五小姐抱一抱你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睿王殿下,有一人可以懂你内心,于所谓的“大义”面前,选择站在你的身旁,和你携手,该是人生一大幸事吧?

 

        信写至此,除想和你聊聊之外,也希望能给你带去温暖。惊才绝艳谢景行,那是沈五小姐心中的你,亦是千万人心中的谢景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有所失去,必会所得。强者孤独的背后是辉煌,那是别人得不到的风光。前路漫漫,愿殿下与沈五小姐岁岁年年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来自远方的问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壬寅年六月二日

 


【与娇书】你从不是只身一人


沈府五小姐:


        卿卿见字如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想了很久,不知该唤你什么。收到陌生人的来信,若上来就叫你娇娇,怕你觉得突兀,就改了这个称呼,沈府五小姐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娇娇,请允许我这样叫你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或许你很疑惑,我怎会知道你的闺名。那就先自我介绍一下吧。我来自一个陌生世界,初听你的名字,来自一位作家,名叫千山茶客。后来,我有幸读了你的故事,知晓了你的经历。前段时间,你的故事又被编成了广播剧,扮演你的,我们称为笑鱼姐姐。在你们那个世界,大抵叫说书人吧?

 

        本来,我们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,应该是不会产生什么交集的。可冥冥中,似乎有一根线牵引,让我与你相识。前段时间的广播剧,让更多的人知道了你的存在。它是在一个叫猫耳的地方播放的。这个,或许就是你们明齐沣仙当铺的百晓生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,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儿童节。十四岁,花一样的年纪,在我们这里,该是无忧无虑地过着节的。可是娇娇,重开一局,你却要独自面对阴谋,面对周围的豺狼虎豹,不知,你可会觉得孤独?可我印象中的娇娇,是温柔坚毅而又狠绝的,是果敢干练却又不失女孩心性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或许你会答我,前世的你,也是这般无忧无虑,可到头来,痴情错付,家破人亡。上天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,你就要护住家族,抱了大仇,而江山帝位,你也要分一杯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是我印象中的沈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世间种种,都让我们牵挂。同为女儿身,我知晓你所在意的。可我还是要告诉你,我们从来都不是孤身奋战。你很幸运。重生一世,可弥补你前世所憾。前世遇人不淑,今生月老赐给你一个满心满眼都是你的少年,以江山为聘,娶你为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你也曾望着窗子发呆,在屋子里等着那个翻窗而进的紫衣少年;你也曾跟着父母、兄长撒娇,因他们的温柔而湿了眼眶;你也曾因安宁与你亲近,心中多了几分欢喜……你从不是只身一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若你还是偶尔觉得心伤,请记得,平行世界中,有人在为你助威。若是你还是偶尔回想起傅明、婉瑜,我明白,那是一位母亲对儿女的思念。但是今生,你也会有自己的孩子,他们很优秀,也很像你和谢景行。或许这些,你现在还不知道,因为此刻的你,应该尚未出阁吧?

 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,已说了许多。也不知道,这封信是否会交到你的手上。如果你收到了,并且看到了现在,那大概是老福鸽儿几经辗转送到的吧?

 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你也有话要与我说,可找老福鸽儿代为转达。若是认不得,或许,你可以告诉沣仙当铺的季掌柜,他应当有法子找到老福鸽儿或者找到他的盟友猫耳再转交给我。只是,这事还是不要告诉谢景行了吧?若他知道,还有人惦记你,再封了沣仙当铺,那这里可是求告无门啊!毕竟,猫耳这边的许多人还等着二位的婚礼请柬呢!我可就是其中一位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好了,不再多说了。我怕纸张过多再累到老福鸽儿,也怕书信太多娇娇你无瑕关注我的问候。那就先这样吧。期待再次听到你的消息!

 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祝娇娇一切安好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朋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壬寅年六月一日